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影资讯 > 上影节走进世界电影版图上独一无二的“亚洲坐标”内容

上影节走进世界电影版图上独一无二的“亚洲坐标”

2019-06-24 12:58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近些年,亚洲电影在世界电影体系中的表现异常突出。中国与日本位列世界第二、第三大票房市场,印度电影产量稳居世界前列,伊朗等国的艺术电影无不吸引着世界对亚洲电影的关注。以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印度、伊朗为代表的亚洲电影,正在深刻影响并改变着世界电影格局。与此同时,泰国、印尼、以色列、新加坡等国家的电影艺术、电影市场也进入发展的快车道,共同铸就了世界电影版图上独一无二的“亚洲坐标”。

  来自亚洲的电影工作者们,正用大银幕讲述各自民族的传说、神话、故事、文化,共同织就亚洲电影的璀璨图景。在人类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,亚洲人民创造了无数辉煌的成果,各种文明在这片土地上交相辉映,谱写了一段段波澜壮阔的发展史诗。独特的历史记忆与文化特征,成为亚洲电影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的重要标识。可以说,每个亚洲国家的电影都散发着与众不同的艺术特征和文化魅力。

  上海国际电影节一直致力于促进亚洲电影文明的传播与交流,2018年曾推出“亚洲当代作者群像”单元,管中窥豹地探看个体写作如何呈现亚洲世界。今年,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将延续对亚洲电影的关注,从更大时间跨度的亚洲电影史中甄选出另一些作品,推出“亚洲传说与现实”的特别策划单元,在这些电影中,传说与现实交相呼应,展现性灵与世俗的对话。与此同时,上海国际电影节还通过不断拓展加深的展示平台与合作空间,推出印尼、伊朗、泰国、日本和印度电影的专属展映板块,带领观众深入了解亚洲文明,感受这个“坐标”所展现的文化多样性。

  【南亚】

  以印度为代表的“影坛黑马”正寻找新的艺术表达

  作为南亚最具代表性的国家之一,印度一直都是一个充满文化联想的国度。而提到印度电影,很多人一定会立刻想到载歌载舞的“宝莱坞”和当代印度的电影传奇——身兼编、导、演于一身的阿米尔·汗。

  事实上,今天的印度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生产国,印度电影票房也正以每年超过10%的速度增长,“全球第四大票仓”的实力不容小觑。宝莱坞之外,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还为观众准备了一些不那么“宝莱坞”的印度电影,它们全方位地展示了当代印度电影的艺术高度。

  先介绍两部人物传记片。《妮桑卡娜·萨维特丽传奇》是印度传奇女星、出演电影超过两百部的萨维特丽的传记片。在萨维特丽晚年弥留之际,记者开始对她的一生进行回顾,从儿时成长、影坛成就到复杂坎坷的感情经历和家庭生活,全方位呈现这位印度“第一女星”的坎坷经历。还有入围2018年戛纳电影节“一种关注”单元的《芒多传》,影片以独特的视角还原了印度著名小说家萨达特·哈桑·芒多的真实人生以及其饱受争议的一面。

  讲述“老戏骨大闹宝莱坞”的喜剧片《圆形图》同样可圈可点。一个早已退休的高龄演员突发奇想,欲重回影视圈达成自己主演500部电影的人生成就,但发现宝莱坞已非昨日。该片是典型的错位喜剧,将主角放到不合时宜的情境中,通过各种矛盾生出捧腹笑料。主演桑杰·米拉什是印度德高望重的老演员,多年来一直以出演配角为主,本色演出的他将这个自负又幽默的老人形象呈现得惟妙惟肖。

  充满现实主义情致的印度电影,从不回避对本土社会议题的探讨。喜剧片《异国情谊》通过一支足球俱乐部的故事,用巧妙诙谐的手法呈现当代印度家庭的冷漠关系,同时也兼顾种族冲突和国际难民问题。在威尼斯电影节技惊四座的《塔巴德》,影片故事源于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,剧本创作横跨十余年,手稿多达700余页,将地方神话、印度当代史和善恶价值观极好地融合在一起,讲述了一个恐惧与希望并存的奇幻寓言。

  在艺术表现上,印度电影在歌舞片之外不断寻找全新的视角和手法。恐怖片《恶魔》是印度电影史上第一部全主观视角电影,即从头至尾用摄影机视点代替主人公视角,观众仿佛跟主角一样生活在那个光怪陆离的疯人院中。《我奇怪吗》则使用浪漫、有趣又真实的手法,借用印度高中生的眼睛,带观众去看当代孟买的市民生活和印度年轻人的生活态度。还有如梦似幻的《萤火虫》,印度导演森古普塔巧妙利用光影、景深、油画般的构图和富含隐喻的物件,搭建起一个电影形式的“梦中梦”。

  【东南亚】

  那些传统、神话和民俗的符号,已成为电影深刻的烙印

  亚洲电影在画面上的一个主要特点,就是对地理、环境、民族风情的聚焦和展示,从而表现出独有的自然景色及文化特征。随着近年来亚洲电影的进步和发展,电影人对文化符号的发掘更加深入。

推荐阅读: